(在長沙市五一路與芙蓉路交匯的立交橋下,流浪者們都出去撿礦泉水瓶了,他們所有的“家當”都在房屋二胎橋底。)
  (兩床薄毯就是所有禮服的過冬物資)
  (為了避風,將床搭西裝在橋坡之下。)
  (由於被子太薄,流浪者們晚上都不敢脫衣睡覺,因為找房子他們擔心睡著了就再也起不來了。)
  (在長沙流浪了關鍵字20年的周九林,多年沒有照過鏡子,看到記者拍的照片感嘆:“我竟然這麼老了。”)
  論壇貼文:“大雪”了喲,這樣的“家”在長沙市芙蓉路與五一大道交匯處的立交橋中還有二十個
  紅網記者 黎鑫 長沙報道
  
  初冬的長沙,似乎忘記了“製冷”模式,連日的暖陽淡化了市民對寒冬的恐懼感。然而,在長沙市五一路與芙蓉路交匯處的立交橋下,“蝸居”在此的流浪漢們卻早早用上了他們所有的過冬“家當”——輕薄的棉被、寬鬆的毛衣……
  “冬天對於我們來說沒什麼特別的,就是多添幾件衣裳,其他照舊。”流浪漢王遠軍輕描淡寫地說,他在五一路與芙蓉路交匯處的立交橋下已度過了五個冬天,平時睡什麼棉被,冬天照樣睡,沒有什麼特殊的過冬物資。
  12月7日,農曆二十四節氣中的“大雪”已過,寒冬壓境,這些露宿街頭的流浪者將如何過冬?他們最擔心和需要什麼?記者採訪了部分流浪者。
  【流浪者的心聲】
  
   王遠軍 58歲 流浪長沙5年
  腿有點冷,要是能撿條棉褲就好了
  
  6年前,來自四川的王遠軍與同村的一位村民來到長沙打工,半年後,同村村民返回四川做事,留下王遠軍一個人長沙某工地“孤軍奮戰”。
  “我的身份證丟了之後,我就開始了流浪生活。”王遠軍說,沒有身份證,他很難找著一份正經活兒乾,因此,他只能靠撿廢品維持生計。“效益”好的時候,他一天可以賣10多元的廢品,不好的時候只有4-5元。
  沒有錢吃飯,王遠軍每天只能以包子和饅頭充饑,“實在受不了的時候,就攢點錢吃個10元的盒飯。”王遠軍一個星期最多吃兩頓米飯,吃完米飯,當天就沒錢吃其他東西了。
  王遠軍所有的“家當”都裝在一個黃色蛇皮袋里,其中,兩床不到2釐米厚的棉被占去了大部分地方。“這麼薄的被子睡著冷嗎?”王遠軍回答:“不冷,我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環境,身體好著呢!”但摸了摸自己的小腿後,王遠軍又自言自語到,早上腿還是有點冷,要是哪天能撿一條棉褲就好了。
  無聊的時候王遠軍喜歡唱唱歌,其中,《我想有個家》是他最愛唱的歌曲之一。
  周九林 73歲 流浪長沙20年
  20年沒照鏡子,我竟然這麼老了
  
  撿了一天廢品的周九林靜靜地坐在五一路與芙蓉路交匯的立交橋下,他一手提著煙絲袋,一手夾著吸了一半的煙頭,眼睛獃滯地看著過往的車輛。
  “每到冬天,我們老家的人都會睡熱炕頭。”來自黑龍江的周九林,在長沙已經流浪了20年,他早已習慣長沙寒冷的冬天,只是偶爾也會懷念老家的熱炕頭。
  73歲的他,門牙已經掉光,面如刀削,瘦骨如柴,“每天出去撿礦泉水瓶,賣錢後買幾個饅頭和方便面吃。”周九林提著一個礦泉水瓶,滿懷感激地告訴記者。抽完半截煙頭後,他鑽進了只有一床草席、兩床輕薄棉被的床上,“我們也感冒過許多次,但每次過兩天就好了。”周九林說,由於來長沙的時間較長,別人給的衣服和自己撿的衣服夠冬天穿了。
  當記者拿出相機準備拍照時,周九林立馬從床上站了起來,“別拍到我的人了,讓家裡面的人看到了不好。”但他對記者的相機產生了興趣,問東問西並且眼神一直沒有離開相機。記者提議給他照一張單人照留做紀念,他欣然答應了。
  “20年沒照過鏡子了,我竟然這麼老了。”看著記者拍下的照片,周九林五味雜成,20年的流浪生活,讓他老的連自己都不認識了。
  害怕冬天嗎?周九林直搖頭,“每年都是這麼過來的,沒什麼大不了的。”
  游用全 45歲 流浪長沙5年
  冬天撿不到礦泉水瓶,誰給我饅頭吃
  
  在長沙市建湘路與人民中路交匯的立交橋下,也住著20多位流浪者。這群人和五一路與芙蓉路交匯的立交橋下的流浪者不同,他們都是“夜貓子”。
  “長沙白天撿廢品的人多,根本撿不到什麼瓶子。”來自河南的流浪者游用全說,他每天晚上6點出門,沿著人民路往東一直撿到東站,再從東站撿回來,剛好天亮。“撿的瓶子多時,可以賣20幾元。”
  “晚上,我只要吃4個饅頭就足夠了。”游用全說,白天睡覺,晚上做事,還可以為自己省下一頓飯錢。他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在啃饅頭的時候,能夠喝上3塊錢一瓶的二鍋頭。“天氣冷,喝點酒身上熱乎。”
  游用全身上裹著兩件外套和一件沒了拉鏈的舊棉衣,頭上戴著一頂鴨舌帽。因為被子太薄,他從來不敢脫衣服睡覺,他擔心,自己睡著了就再也起不了。
  當問及冬天來了自己最擔心什麼時,游用全說:“我是北方人,最喜歡吃饅頭,天氣冷了,街上喝礦泉水的人不多了,沒有礦泉水瓶撿,誰給我饅頭吃?”
   【社會建言獻策】
  要救助,也要鼓勵他們自食其力
  
  李大姐在五一路與芙蓉路交匯處的立交橋下從事二手自行車買賣已經多年,她看慣了一批又一批的流浪者在此“安家落戶”。“這些人的確值得同情,但也需要鞭策。”李大姐說,這些流浪者當中不乏一部分青壯年,他們好吃懶做,認為撿廢品比較輕鬆自在,因此,需要激勵他們找份正經工作,擺脫流浪生活。
  路人張大爺說,他經常看到一些好心人給這裡的流浪者送衣和送飯,但這不是解決問題的長遠之計。“這些流浪者要麼找份正經活兒乾,要麼在相關部門的幫助下回自己的老家去。”
  網友“心口”在紅網論壇也發出了一組關於“冬天來了,這些流浪人口怎樣過冬”的組圖,網友們紛紛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夜自明”:他們除了老弱病殘,確實還有很多正常的可以自食其力的人,甚至有的年紀輕輕;而有的是以此為職業,家裡其實並不差。國家幫助救助我以為是應該的,問題誰是應該得到幫助救助的人。
  “和諧交通1551”:不能為此現象而產生歧視心裡,人家有苦也有難。
  “湛江速成維修”:其實誰也不想落到這種地步,過這樣的日子,必定有難處,都是國民,政府要無條件救助,人家要求不高:遮風擋雨,填滿肚子而已。
  “巴溪”:政府責任重於泰山,國民最基本的生存保障要落實到位才好。
   【救助站的關心】
  將舉行“寒冬送溫暖”活動希望全民參與
  
  記者從一些流浪者口中得知,往年冬天,長沙市救助管理站和區救助管理站會給他們發一部分棉被和大衣。今年,他們會有怎樣的行動呢?
  “我們正在策劃一個對流浪者進行‘寒冬送溫暖’的活動方案,詳細內容近期將會公佈。”長沙市救助管理站辦公室李主任說,冬天來了,他們歡迎流浪者和拾荒者去長沙市各級救助管理站“避寒”,他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幫助他們。
  此外,社會救助是一項長期並且繁瑣的工作,社會救助管理只是一個臨時的托管機構,其最終的目的是要遣送這些流浪人口回家。李主任希望,更多的市民和社會力量能夠加入社會救助工作,這樣效果會更明顯、覆蓋面也更廣。
  記者採訪手記:
  全民參與,讓立交橋下的冬天不難過
  
  流浪者在每個國家和城市都有,社會救助工作是一項長期而複雜的工作。然而,近年來,每當媒體報道與流浪人口有關的負面新聞事件時,社會各界都會條件反射式地聯想到社會救助管理站。指責聲、批評聲等總會撲面而來。
  不可否認,救助流浪人口的確是社會救助管理站的主要職責,但是因為其工作內容和性質的複雜性與多變性等,救助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
  記者在採訪過程中曾問過許多流浪者一個同樣的問題:你們為什麼不去救助站?“太安靜了睡不著覺”、“我老家沒有親人,我不想他們把我送回老家”、“裡面太閑了,悶得慌”、“伙食不好”……得到的答案五花八門。面對這些紛繁複雜的問題以及五湖四海的人群,救助管理站也顯得比較蒼白和無奈。
  全民參與,這無疑是對社會救助工作的有益補充與完善。對於每個市民或者單位而言,參與這項工作其實很簡單,一床舊棉被、一件過時了的冬大衣、一杯熱乎乎的茶水……流浪者需要的東西很簡單。有了這樣的社會風氣,長沙城的幸福指數與文明指數也將得到同步提升。
  年關將近,需要幫助的流浪者越來越多,讓我們一起參與社會救助工作,溫暖交橋下的冬天。  (原標題:長沙流浪者的冬日之憂:要是能撿條棉褲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phoebus

birddkdrwehxm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